当前位置: 主页 > 家电体验 >〈时论:柯文哲过时的财政观不适合治理国家〉 >

〈时论:柯文哲过时的财政观不适合治理国家〉

2020-05-27 15:29 730浏览
〈时论:柯文哲过时的财政观不适合治理国家〉 ShareTweet

台北市长柯文哲瑜日前正式公布组党讯息,可以预期的是,该党的党纲、党章等核心宗旨,会反映柯文哲本人的政治思想。由于政党存在的目的,在于透过取得国会与地方议会席次,推动符合该政党理念的政策,若从这个角度来看,柯文哲有一项非常严重的缺点,会让包括他本人在内的新政党,无法担负起治理国家的责任。

这个缺点,就是柯文哲对于财政的观点,不但过时,而且也不符合理论与实际所需。

如果回顾柯文哲担任台北市长以来的相关发言,不难看出,他最自豪的就是「帮台北市政府还债」、「没有欠钱」,并且用这个作为他治理台北市的成绩。

然而,台北市政府的还债,真的如柯文哲所言,是值得自豪的政绩吗?答案或许没有那幺令人感到得意。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台北市作为首都而享有的各种优惠地位。以下举两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重大建设。台北最为人称道的,莫过于捷运的乾净和迅速。自 1996 年营运以来,到目前已经有五条主要路线、一百一十七个车站,平均每日可载送两百万人次。于 1988 年动工时,初期规划的六条路线同时动工,才能在十年内完工并营运。

同样是捷运、同时间的规划,高雄却是另外一番光景,不但原始版本的四条线遭删减变成两条,行政院甚至还发函「请儘量以民间兴建营运后转移模式办理为宜」,相较于台北捷运的顺遂,高雄可说是一波三折。

第二个例子,统筹分配款。台北市在中央政府的资源分配中,一直享有独厚的优惠,以 2019 年为例,台北市分配到 437 亿、台南市仅 204 亿,相差近一倍。当然会有人说这是因为计算方式以及两座城市的发展不同所致。但不要忘了,台北市能够发展的比其他城市更快、更好,与中央政府长期的优先关注,有绝对的正相关。

因此从这两个例子中可以推论,只要市长不乱花钱,甚至不要花钱,要让台北市「不欠钱」,并不是什幺困难的事情。从当代的城市治理实务来说,在合理範围内举债进行投资,以换取未来更可观的收益,才是当前的主流模式,因此柯市长的思考,显然是过时的。

另一方面,能够在大规模的投资下,不但没有增加负债,反而加速还债,这才是真功夫,而最鲜明的例子,则是蔡英文总统。上任之后,推动 8800 亿的前瞻基础建设计画,包括能源改革、轨道、水资源、数位等建设在内,不但成功促进内需,更吸引国外知名厂商前来投资,例如风电便获得超过一兆台币的投资。

反而是透过这个模式,让中央政府的总预算不但也达成了「不欠钱」的损益平衡,而且速度比单纯的「不花钱」还要更快。换句话说,藉由花在刀口上的精算,投资越多,回收更多。

从柯文哲与蔡英文两个明显的例子与成果,到底谁比较适合治理国家,答案是不言可喻的。

本文作者为罗亮豪,中小企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