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驱动科技 >早年《明报》的查良镛 >

早年《明报》的查良镛

2020-07-14 21:36 729浏览
早年《明报》的查良镛
明报 05-05.jpg

查良镛三位一体:武侠小说的金庸,创办《明报》的查良镛,政治的查良镛(基本法草委)。


查良镛深不可测,他最亲的朋友也只能了解他的一二,何况是局外人呢?因此,要研究政治上的查良镛或武侠的金庸,只能从他的作品或公开的资料去还原查良镛的过去,始终隔了几层。研究报业上的查良镛,比较贴身小小,因为和他同事过的人不少,而且《明报》留下他大量的墨迹;另外,张圭阳写过《金庸与报业》,对后来的研究也提供了不少珍贵资料。


笔者协助香港新闻博覧馆(博覧馆下月开幕)撰述香港报业史料,要经常跑图书馆搜寻旧报纸资料,自然少不了《明报》。邓小桦叫我写一篇查良镛办报的历史,我就选取了一些手头上资料写下这篇回忆查良镛早年办报的几件大事。这几件大事恰恰是早期《明报》由亏转盈,由盈转富,由小报变大报的转捩点,也恰恰与中共政局和香港左派紧扣一起。可以说,没有中共,没有香港的左派,就没有以后的《明报》。


查良镛一手写小说,一手写社论,同样吸引,同样有影响力,但在查的心中,两者还是有轻重之分。熟悉查先生的人说,《明报》是查先生的大婆,武侠小说是二奶,他花尽心血思量如何把《明报》办好,写武侠小说只是要让自己轻鬆一下而已。他没想到让他千秋万世的却是他的15部武侠小说,《明报》只是他94年岁月一颗闪烁耀眼的星星。然而,这颗「明」星在香港报业史佔了很重要的地位,因为它是香港文人办报最成功的典範。


《明报》诞生于1959年5月20日,查良镛之前在左派的龙头报纸《大公》报先后工作了10年,他离开《大公》并非要与左派脱离关係,否则他就不会加入同样是左派的长城电影公司,他只是想创造一番事业,毕竟《大公》裏人材济济,查良镛虽有才华也难以进入报纸的权力核心,倒不如自己办一份报纸。他和中学同学沈宝新合资出版了《明报》,由于是小本经营,《明报》只能以小报型式面世,一张纸四个版,零售一毫,用他的武侠小说担大旗,新闻只是聊备一格。查良镛每个月都要为张罗印刷用的白报纸发愁,加上灯油火蜡各项开支,《明报》随时有断炊的危险。有一个传闻:《明报》有一个晚上準备开机印报纸时,印刷公司要查良镛清缴之前欠下的印刷费,否则不开机,时任的査太朱玫二话不说,脱下手上的钻石戒指找数。


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东西方处于冷战,香港是西方围堵中共的前哨站,报纸的立场非左即右,中立佔小数,《明报》如何定位?靠左吗?不能成大器,大不了多了份左报,还是要寄居《大公》之下;靠右呢?一定会被左派视为叛徒,因为《明报》创刊初期还得到《大公》人力物力支援,查良镛曾经写信给罗孚求助,说要派人到《大公》借资料。查良镛费煞思量,最后决定走「中间」路线,这样就要自力更生,睇餸食饭了。《明报》最初一两年刻意不刺激中共,版面很少大陆的负面消息,真的做到很「中立」。「中立」没有问题,问题是《明报》独沽一味靠金庸小说吸客,销量打不开,广告收入有限。查良镛最后从《晶报》以高薪「借」来雷炜坡当採访主任,组织起一支小型採访队,主攻突发新闻,充分发挥小报煽情路线,销量才慢慢好起来。

IMG_3510

《明报》创刊号。


《明报》中立立场第一次大突破是1962年5月8日,那一天开始,查良镛批准《明报》编採部报导大陆难民逃港潮,在此之前,查良镛以中立为由坚持不作报导,即使其他报纸(左派报纸除外)已铺天盖地报导,并且僱车到边境梧桐山派麪包给难民。《明报》编採部多次向查良镛「请愿」,终于获得开绿灯。5月15日,查良镛在社评中以「火速!救命!」为标题,呼吁中共和香港慈善团体立刻组织抢救队上梧桐山救人。记者陈非在头版写了《梧桐山上惨绝人寰》的新闻特写。从那时开始,左派再不当查良镛是自己人,但《明报》因为这次「破格」得到很好的口碑,销量和广告都增加。


45505039_186586588931025_2609680476180316160_n

查良镛1963年炮打中央的社评。


查良镛奠定其「香江第一枝笔」的地位是1964年与左报的笔战之后。1963年,外长陈毅接受日本传媒访问,陈毅指苏联赫鲁晓夫讽刺中国人穷到无裤可穿还要浪费金钱製造原子弹,陈毅说即使中国人民全部无裤穿也要拥有核子武器。按中共当时流行的説法是「宁要核子,不要裤子」,查良镛却在社评唱反调,高呼「宁要裤子,不要核弹(核子)」,这是查良镛一篇罕见炮打司令部的社评。1964年10月中国成功核爆,举国欢腾,官媒认为是中国人的光荣,查良镛在10月20日的社评中批评「製造核弹有害人类,何光荣之有?」立即引来以《大公》为首的5份左报连番围攻,指斥《明报》「反共反华、亲英崇美、背叛民族立场。」查良镛连续发了多篇社评和向《大公》讨教的26篇文章,奇怪左报并无进一步反撃,据称是陈毅后来说了「《明报》社论说中国人要有裤子穿,都是爱中国人嘛。」北京下令停战,查大侠声名大噪,《明报》从此成为知识份子追看的大报,查良镛在头版连刊多天启事,宣称笔战期间《明报》销量如何暴升,气势如虹。香港左派看在眼裏,恨在心裏。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1967年香港左派暴动,查良镛毫不留情地批判和谴责,他一度被左派列入十大暗杀名单之内,排名还高于商业电台播音员林彬。查良镛被迫远走新加坡避难。1981年,邓小平在人民大会堂接见查良镛,并亲自替查点香烟,把查良镛送上人生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