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驱动科技 >保证内斗外行外斗内行‧颜炳寿:致力降低人事斗争 >

保证内斗外行外斗内行‧颜炳寿:致力降低人事斗争

2020-06-18 05:30 825浏览
保证内斗外行外斗内行‧颜炳寿:致力降低人事斗争(吉隆坡8日讯)从现任副总会长职直接跳两级竞选马华总会长职,并以不属任何派系居称的颜炳寿,指马华一直被外界批评为“内斗内行,外斗外行”的政党,所以他一旦中选,保证会当一个“内斗外行,外斗内行”的总会长,并把“7分人事斗争、3分工作态度”,改成“7分工作态度、3分人事斗争”。他说,倘若党还沉迷在人事斗争政治,而不是走向政治理念政治,在这次党选后,党的格局依然不会改变,就像中国连续剧《步步惊心》和《后宫甄缳传》一样封建。颜炳寿也是现任马华副总会长兼马华居銮区会主席,他週六接受《》专访时指出,身为一党之首,他必须要做的事,就是将党内的人事斗争降至最低,一直将矛头对外。恐犹如《甄缳传》般封建他形容中央领导就如诸侯国,来自不同区会的领袖都是有能之士,而作为党最高领袖,就应该引导中央领导如何包容合作,将矛头一致对外。“在马华失去方向的这个时刻,党领袖必须认清方向后,将人事问题降至最低……在政治运作上,新领导层必须将原本`7分人事斗争、3分工作的态度’,转化为`7分工作的态度、3分人事斗争’的局面。”他举例,民主行动党是一个独裁政党,但是运作模式则呼吁党员一致鎗口对外,而在这种情况下,党员各自都有表现,且忙于将矛头对外,而忘了党本身是个独裁政党。“我要做的不仅是这样,而是要马华以民主的方式选出党领袖,但所有矛头依然一致对外。”不过,颜炳寿坦承,在这场党选后,要解决党争和派系问题,甚至赢回30%的华裔支持,是过于理想化的想法。“人事斗争在每个组织都会存在,但不能将有才华或有能力的人排除在外,而是应该海纳百川,将马华从迷思中带出。”马华在执政党就需入阁颜炳寿认为,马华既然在执政党,就有需要“入阁”,但在决定“入阁”前,必须与党员有基本共识。“马华是个大党,既然留在国阵的体系里,就必须要有政治平台与权力……但马华目前就是卡在入阁与否,这些日子以来更不断被抨击和抹黑,指马华爱做官,贪做官。”不过,他说,马华若要入阁,就不能走回旧路,而是要争取华教主导权及公共议题的参与权。“马华不能只是一个`支撑政党’(Supporting Body),整体印象是没有任何自主性,这等同没有躯壳的人,跟行尸走肉没有分别。”颜炳寿指出,马华在处理公共议题时,与专业组织、维权组织及公民社会组织的互动几乎趋近于零。“在专业组织如律师公会、维权组织及公民社会组织,马华完全缺席。”“但事实上,这些组织有很多华裔族群参与,而马华仍自我局限,集中于根治华社。”他补充,马华目前要面对的是更强大的反对党。“倘若马华领袖都不敢面对反对党的辩论,要如何面对下届大选?”否认翁蔡合作削廖得票针对有传闻指马华总会长蔡细历与总会长候选人翁诗杰暗中合作,由后者削弱另一位总会长候选人廖中莱的得票率,使他渔翁得利而在三角战中脱颖而出;颜炳寿笑言:“如果有这样的事,翁诗杰主动出来说支持我,这样不是更顺畅,更容易吗?”乐与2候选人辩论至于一直被指是蔡细历的“代理人”,颜炳寿再三强调:“蔡总(蔡细历)说了,不要低估我的能力和中央代表的智慧,我是个有主见的人,我的看法未必和他(蔡细历)一样。”他补充,如果他是蔡细历的“代理人”,他只要跟着做就是了。另外,颜炳寿形容翁诗杰、蔡细历或廖中莱都是在党内提携他的师长,若他在马华有一番作为,身为师长的他们应为此感到骄傲。他说,无论在情感或政治工作上,他都尊重翁诗杰、廖中莱及蔡细历。颜炳寿更特别提及廖中莱是个无时无刻都想把事情做好的领袖。谈及他与其他两位候选人的胜算时,他回应说:“翁诗杰曾经领导马华,因此党中央领导对于他的风格和方式都有一定的评估。”“至于廖中莱的领导方式会是怎样,大家也同样预计得到。”询及是否会挑战翁诗杰或廖中莱展开辩论,他表示,倘若每个人能够提出本身的想法,如何领导党,并公开给党内人士参与及让媒体报导,他将乐观其成。续服务民生变社工组织颜炳寿表示,他竞选党魁是基于总会长一职有空缺,以回归党的政治论述及核心价值观,给党员多一个选择。询及攻打总会长职,是否会比竞选署理总会长职更有胜算一事,他指出,竞选党魁并没有所谓的论资排辈,要按部就班才能攻顶。他说,马华不能只停留在旧有的思维,将火力集中在如何根治华社,而是要走出格局,将马华引领至符合目前的国家政治生态。颜炳寿指出,他所提出的想法和主张与翁诗杰及廖中莱有别,后者的竞选宣言都集中于根治华社,而他的主张是马华不能够再继续被看成是华团政党,继续在华人组织兜圈子。“在大选后,我感受到党基层的求变心切,马华现在已迷失了方向,需要思考如何走出困境……若党继续走回老路,持续做民生服务,那不是一个政党,而是社工组织。”他强调,马华的形象应该有所改变,而不是一直以社工组织自居,或继续在国阵扮演救火员的角色。“和平方案”摧毁党尊严对于甚嚣尘上的“和平方案”,颜炳寿说,若马华能够接受外来者干预党选,党的尊严和自主性将会被摧毁,并把马华带向一条不归路,永远被人瞧不起。他认为,外来因素干预党选是个很严重的问题,而当党的自主性被摧毁,未来无论是由谁领导,要把马华带出困境,即使是使尽九牛二虎之力,也未必能做到。家长式安排不民主他揶揄马华每次提出的“和平方案”都不曾和平,并说,从马华党史上可看出,每次的“和平方案”都仅是派系的合作方案,从中看不到和平的精髓所在。他也透露,很多党基层领袖都对马华这次又提出“和平方案”感到厌倦,向他反映为甚幺党又有此动作?“党领袖若有建议的人选,认为某新生代领袖适合接班而提出建议,是人之常情,但是这个年代以这种家长式的安排,已违反民主程序。”颜炳寿续说,“和平方案”的存在是派系利益的需要,他们所推荐的人选未必是最恰当的领袖,而这种家长式的安排会将一些优秀的领袖排除在外。“这种安排除了否决其他优秀领袖自荐领导党的机会,更否决了党基层民主投选的机会,违反马华创党的理念和核心价值。”询及有人指“和平方案”仅是媒体炒作假设性的问题,颜炳寿回应说:“这是不是假设的问题,大家心中有数,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自揭很快会结婚访谈提到单身课题时,颜炳寿无意之间透露即将成家立室的喜8日讯;但他强调,不希望将感情问题当作政治筹码。“我相信我很快就会结婚,但(结婚)不能在竞选期内宣布,我不愿意将感情问题当作宣传。”他指出,组织家庭的问题不应该带进政治,而这也是他对另一半的尊重。询及有人认为一位领袖必需先修身齐家,才能治国治党,所以他没有资格领导马华一事,颜炳寿声称,若有人以此课题对他作出人身攻击,只会把党的政治水平降得更低,而他也相信中央代表会如何对他作出评估。作风异于翁诗杰不会变独行侠一直被视为翁诗杰忠实支持者的颜炳寿指出,他的领导风格与翁诗杰不同,因此不会担心步上后者是“独行侠”的后尘,同时表明他的支持者更会是来自各个派系。他说,宣布团队具有排他性,因此他不会以团队介绍,但他会在即将举行的竞选宣言推介礼上,以拍档的方式示众。“谁是我的支持者,大家就会看到,而谁是我的拍档,到时也会知道……如果你要问我的支持者来自哪里的话,(支持者)有来自各派,保证会让你惊讶。”询及他的基层势力比翁诗杰来得更薄弱时,他回应说:“有没有基层势力,很快就会知道,不需要等两个礼拜。”扩大机制让更多人选党魁虽然已表态竞选总会长,但仍未宣布竞选宣言的颜炳寿透露,改变党选举文化将会是其中一项宣言。目前马华中央领袖是由2385名中央代表投选,他指出,他若中选为总会长后,将着重于如何扩大票选机制,至于扩大至哪个层面,则有待商议。“中央代表的人数可以扩大至区会代表,目前马华共有3至4万名区会代表,或者可扩大至支会主席。”他说,除了扩大票选机制,他也将致力于打击金钱政治。不过,颜炳寿指出,改变选举制度细节方面仍需进一步探讨,他所提出的改变选举文化目前只是个大方向。询及改变党选文化对马华来说,脚步是否太快,他说,任何改变和改革都不能够等待,不能以马华思维已根深蒂固为由,而拒绝跨出改变的一步。他补充,每个人都想改变,但改变需从自己做起;若要杜绝金钱政治,就不要以传统的方式,透过外来力量影响党选成绩。採访手记张玳维‧那停顿的3秒钟很多年没有跟颜炳寿进行专访,上一次专访他时,他还是明吉摩区州议员。这一次专访,他的白髮多了一些,人也干练和成熟不少,但比起他的两个对手廖中莱和翁诗杰,他还是予我“年轻了一些”的感觉。儘管被冠上蔡细历“代理人”的标籤,他全程始终强调自己无党无派,其论述或许是过于理想主义,但这也是他比廖中莱和翁诗杰优胜之处,即没有包袱且很Fresh,为中央代表创造一个新生马华的愿景。颜炳寿的理想论,本来就是代表应该憧憬的未来大蓝图,问题在于马华真的可以走出派系斗争的框框吗?当我问起,传闻蔡细历和翁诗杰暗中合作,“暗算”廖中莱而把他捧上“神台”时,素有辩才之称的颜炳寿出言反驳至一半,突然停顿3秒钟,然后有点错谔地看着我,笑说:“对不起,你刚才的问题是甚幺?”颜炳寿的英文姓名缩写是GPS,跟卫星导航系统的缩写一样。有人调侃,GPS有时也会引导人走错路;我想,眼前的这位理想主义者,若真的如他所说要做“内斗外行,外斗内行”的总会长,这个GPS真的不会受到各方面的干扰,而做到“7分工作态度、3分人事斗争”?访问结束,他问我有何高见给他参考,我说没有,仅有一句“祝你中选”。其实,我没说的后半句是,“但愿那停顿的3秒钟,不会是一场步步惊心的旅程。”/报导:陈亿佩‧2013.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