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高新大全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2020-05-27 15:24 167浏览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此论坛共有两场,这次有五位作家受邀,其中一位是巴代

我不是研究文学的人,也不是个产出文学作品的人,对于文学,我没有立场做什幺评论,但我仅仅发表整场论坛印象最深刻的个人浅见。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论坛一开始先由五位作家(郭枫、巴代、锺文音、童伟格及王聪威)轮番自我介绍及简述自己写小说的历程及方法,后半场开放给听众现场提问,主办单位有安排一些桩脚,看来是都先做过功课,而且还是出自同一个研究体系,题目都大同小异,依我听来几乎都是针对「虚实之间」的问题来问作家关于小说的内容。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但对于我来说,不论是文学、知识、历史等等,都是用来验证或者与自己的生命经验做连结,假设没有连结,也可给自己提供新经验,这样「使用」文学及小说对我来说比较具有意义。

看待文学、看待小说,我没有那幺的严格,或许你也可以说我不够严谨吧!

文学的虚与实

郭枫老师认为:写文学的会觉得文学比历史写实;但以前唸书时,历史老师曾跟我们说过:历史比文学写实

前者是认为历史只是通论,必须要透过文学的个别经验才比较看得到事实的真相;后者觉得文学都是捏造出来的,所以历史比较真实。但是我觉得,不管谁真谁假,人生不过就是这样虚虚实实,每件事情都是真,每件事情也都是假,能否从中学习到东西或与之感动,对我来说才是文学最重要的目的。

文学的分类

Q&A的过程中,巴代也说到,提问人喜欢用「到底内容是不是真的」、「算不算新乡土文学」或者「是不是原住民文学」的分野来归类他们,但是巴代也说没有人一开始写文章就设定是要写原住民文学还是要写乡土文学;童伟格也说:希望以后的研究生不要再针对**文学来做研究,因为那是很无聊的问题。而我则觉得文学的分类及文学史的切画,只是研究学者为了「方便」研究用的工具罢了!

我的乡土在哪里?

刚提到很多问题都大同小异,有一位问了更大部分人想了解的问题:

Q:巴代今年做的田野调查可以成为明年写作的题材;锺文音有妈妈的故乡回忆;王聪威有小时候的故乡画面可以当做写作的题材,但是,对于在都市甚至是台北长大的小孩,该如何写出自己的乡土文学?

A :活在台北市,就可以写自己从小的城市记忆,城市也是种乡土呀!乡土不是写乡下的东西才叫乡土,写自己从小的故事记忆就是一种乡土。我们一直认为要像黄春明、锺理和、赖和等人写出来的文学作品或盐分地带文学才叫做乡土文学。殊不知,他们当时因为政治情势的关係,”只能”写自己家乡的故事才不至于被染上有政治意图,并不是为了写乡土文学而故意写乡下的故事记忆呀!

这题作家们的回答,跟我前些日子已经发过的文有异曲同工之妙,阿冠在阿冠说电影–《2010原住民族影展》莫拉克与我的家园一文中有提到:

与其一直埋怨为什幺原住民的命运都在迁徙,倒不如把文化带下山放在心上吧!因为短时间真的回不去,这句话虽然很惨忍但是事实。我觉得不只是原住民同胞,都市人也该问问自己,我的部落在哪里?这个答案不是要去找出祖先的居住地,而是夜深人静时,问问自己知道该何去何从吗?知道自己在做什幺吗?我们永远的部落会在哪里?其实就在每个人的心里。

再回头看一下今天活动的讲纲,我大致理解为何今天的提问总一直环绕在乡土的圈圈里,因为论坛的子题之一:何地为乡?何处吾土?–谈小说家的乡土意识,就因为是同一个研究体系出来的,所以问题大致整理照着主轴问….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跟全家人凑一脚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我最爱跟教官一家人合照了,因为我们颜色都一样耶!哈哈哈~~~

回家后跟老潘讨论关于论坛的一些现象,我们有个小结论:针对受过训练的研究生所提的问题,或许有他的专业性,但是如果今天我真的要进入这个研究领域来研究文学,可能得先说服自己为何要这样分类文学才行。

好吧!再度承认,大家「使用」文学的方法不同罢了!

。作家巴代。千禧年后的小说盛宴:新十年小说论坛跪妇阿冠

只要我的时间允许,我都会出席巴代的发表会,因为我喜欢他容易亲近的文字及讲演表达出的亲切感。

如果你错过了这场讲演,最近还有一场讲演,欢迎您来认识这个有趣的人儿~~~巴代的开放空间承办单位:印刻出版社、金车艺文中心地点:「金车艺文中心」台北市中山区南京东路二段1号3楼第一场:巴代,9月25日(六)下午2:00-4:00「长篇创作的乐趣:以小说《走过》为例」。希望那天会见到你/妳。相关阅读:。作家巴代。《走过:一个台籍原住民老兵的故事》新书发表会于台北光点